偷税折寿_散人的头发丝儿

我永远喜欢散人!

随手拍出情头x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超级美好啊他俩sbhdhdhskjshxjwksjdukshxhdjskjxhdj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雀雀船长真的是超级可爱啊gyhdthnigcdhbbnkn

[FG]一个早晨罢了

短小精悍,吗?
第,第一次尝试,OOC 什么的真的很抱歉qwq

“Morning— ”
乔治起床后本想在厨房安安静静的吃点什么,然后就看见了金妮和哈利在楼梯口做些什么男女间羞羞的事。
比如接吻。
然后他若无其事的从旁边走了过去,直到金妮注意到他。 他依旧装作若无其事的靠在桌子旁喝起了水,顺便问了个安。
小妹妹和救世主在一块儿这可真是个令人激动的事。

他看到这儿笑了出来,可脑子里都是晚上的事。
使他笑的更甜的事。

把耳部伤口处理好包扎好后他就回床上躺着了,意识差不多已经清醒了,但头部只能偏向一边还真是难受。弗雷德他就坐在一旁盯着乔治的耳部。
“......你这是看上它了?”
“那你平时盯着我就是看上我了,乔治。”
“哦,我以为是在照镜子。”
“得了吧你。”
弗雷德侧过身躺在乔治旁边覆上了他的双唇轻轻的啃了一口。
“你大概被打傻掉了,开烂玩笑,说假话......我可还记得是你跑过来找我表的白,小乔治。”
“是吗,我刚才一直以为我在和镜子讲话。”
“镜子中的你可好看了,至少很完美。”
“弗雷德你这是在我耳朵上撒盐。”
“可是不管怎么样,要知道,我弗雷德韦斯莱喜欢的是乔治韦斯莱,管他的什么完美,我喜欢你。”弗雷德边说边举起一只手,笑眯眯的看着乔治。
“镜子在对我说奇怪的话怎么办呀,弗雷德?”乔治显然被逗笑了,也抬起一只手然后放在他脸上拍了两下,“我该不该告诉他我也是。”
“当然,乔治,睡个好觉。明天还是婚礼,但我认为我们的婚礼会更盛大——”
“酒水都是韦斯莱商品——”
“邀请来过咱店里的每一个人。”
“得找个大一点的地方啊弗雷德,能放的下我俩的。”
“比如现在。”
“也行。”
兄弟俩在床上咯咯的笑了起来。

啊,美好的早晨!伴随着人下来的脚步声。
“Morning,弗雷德,你起晚了。”

——————————————————————
我认为我能把任何东西写成OOC这是一种病,得治。
大概因为又回顾了一下电影然后sksbjskssndnkekerkdhsjksjdk sjsksmdnekkesjanwj ,沉迷JO美貌无法自拔skzbdhdhsjksosshdubdnzksksk djjdjdiekekssk jdjdhjssksdkdk
每次看到这一段总是会猝不及防突然笑死,觉得乔治是世界的宝物啊虽然一个悲剧刚刚过去然后接着就是另一个悲剧。
他,们,怎,么,这,么,可,爱。
我爱他们!